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科技:打破垄断全球的霸权 > 第八百三十七章:特殊的调查报告(4K)
    帕金森病是一种常见的神经系统变性疾病,多在老年人群体中出现,平均发病年龄为60岁左右。

    李卫剑等人作为业内专家,更是了解这个疾病在大夏的普遍程度极其可怕,大夏国内65岁以上人群患这个病的大概几率为1.7%……

    来自西蜀华西的某为专家就皱着眉头说道:“帕金森病最主要的病理改变是中脑黑质多巴胺能神经元的变性死亡,由此而引起纹状体DA含量显著性减少而致病。

    目前国内外各大研究机构都没有掌握导致这一病理改变的确切病因,但是根据临床案例和多年分析,我们大多都认为,这个病与遗传因素、环境因素、年龄老化、氧化应激等均可能参与PD多巴胺能神经元的变性死亡过程。”

    “还有脑外伤、吸烟等因素也可能增加这个概率,倒是之前咱们研究会议上,大多数据都表明吸烟与得这个病的概率是呈负相关。”来自燕京的某为专家补充说道。

    “是的,如果患者通过药物和心理治疗无法控制症状,我们需要考虑进行DBS手术治疗,脑深部电刺-激、苍白球或丘脑底核毁损术来缓解症状。”

    一众专家神情严肃的讨论起来,如果顾青等人是患者的话,恐怕已经心凉了半截。

    可惜没有如果。

    陈教授扛着这些行业大拿的审视目光,朝顾青微微颔首,随后神情自若的朗声说道:“是的,帕金森病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报告曾经有过文件指出,我们大夏的帕金森病患者人数约占整个全球帕金森病人口的23%。根据模型推算,到2030年,全球该病患者极有可能一半左右是我们大夏的中老年人。

    而且除了抖之外,帕金森病另一个重要症状是动作迟缓,在帕金森病的晚期,由于释放多巴胺的神经元不可阻挡地流失,药物左旋多巴在治疗症状方面变得不那么有效。

    而我们的入手点并非是在药物上。

    Nature《自然》期刊上的一项论文报告中,国外科学家发现通过选择性破坏小鼠多巴胺能神经元中线粒体复合物功能,发现该功能障碍足以导致进行性的帕金森病相关运动缺陷,且不同类型的运动功能损伤与不同部位多巴胺释放的相关性。

    这一发现给了我们研究的突破口。

    联合其他部门,我们在资源共享的同时,更加深入研究神经传输机制和动物、人类机体神经对设备的敏感程度、协调频率和部分保密数据的同步程度。

    我们脑科学研究院应用神经技术实验室在三年前就有一些特殊成果,在最近几年,由于共享到公司几个大工程的成果资源,已经实现了微创植入脑机接口,让病人可以在哪怕偏瘫、患有帕金森的情况下,也能稳定交流。

    甚至如果病人的特殊神经活跃程度足够高,身体素质能够支持手术,那我们还能够进行更进步的治疗,用机械部件更换已经坏死的部位。”

    陈教授的镇定自若,让一众医学泰斗面露惊诧。

    这小子在说什么?已经能做到手术的地步了吗?

    三年?这么快的进步?

    “我一直在关注这个领域,为什么没有看到你们的申请文件?”

    有一位神情严厉的教授快步走到陈教授身旁,带着质问的语气问道。

    医院机构进行某些临床医学实验的时候,都需要在临床前酱试验材料、计划试验地点、申办者以及进行临床试验的说明、动物试验中发现的所有情况等等所有临床方案提交给官方机构,必须经过机构审评委员会的审查和通过,且每年必须向官方机构汇报一次临床试验的进程和结果。

    而问这个问题的教授,除了是医科大的医科圣手之外,也在相关机构工作。

    所以对于自己领域出现这种问题,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必须要查个水落石出。

    陈教授看着迎面走过来的这位老教师,对方气势汹汹的模样和曾经在科室里讲教案的模样,就像是两个人。

    不过他没有退后,而是十分自然的解释道:“我们的临床试验都在特殊部门的全程监管之下进行,这部分文件也并不用通过正常机构审核。

    如果您有异议的话,可以使用自己的权限渠道去了解具体情况。

    当然,我个人的建议是您最好在一个安全的环境去调查这个项目的具体情况,因为这个项目暂时仍处于极高的保密状态。”

    这一套话术,立马就把老教授给拴在了原地。

    而后实验室负责人陈教授,继续说道:“接下来我们可以看到一位已经接受我们治疗的晚期帕金森症患者,他之前在医科大附属、华西都有过诊治,所以诸位当中有人应该对他还有印象。”

    见陈教授已经能够引导这些位大夏医学界的大拿,顾青才放心的功成身退。

    目前脑科学研究院应用神经技术实验室的脑机接口,能够对这部分展示的功能已经并不算少,除了能做到解-码工作记忆、情感和运动集成,还可以通过特殊神经的反馈,进行自适应的调节和感官反馈,实现对大脑功能的稳定提升。

    而对于这些教授在调研结束后,会不会问出那个“如果神经技术可以解-码意识以及双向调节,是不是未来可能干预和改变人的自由意志?”经典问题。

    顾青并不打算和他们争论下去。

    毕竟这种创新神经技术在神经外科临床中应用,除了会带来这些问题之外,更重要的却是救死扶伤,给那些极度渴望健康、自由的人,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这种情况下,谁要是敢阻挠技术落地,那这个人就会成为所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患者的死敌。

    哪怕这个人是西方白左又或者是什么行业顶尖……

    而这群由各大顶级医院教授组成的调研团队,在随后的日子里,从一开始的惊诧与不适应,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开始逐渐跟上脚步。

    每天六点半就起床,七点半便开始在实验室的几位负责人轮流带领下,了解技术应用与开发-情况,等到下午的时候,就开始一人一本医案和简略的研究报告,比高三学子还要刻苦的研究学习到晚上夜深人静时分。

    随后就是到食堂草草解决晚餐,然后继续自愿加班学习。

    而在这段时间,作为组建了大夏国内第一个多学科缺血性脑血管病治疗团队的风云人物和老前辈,李卫剑已经在交流中,知道了这个应用神经技术实验室负责人陈教授的身份。

    陈清海,自己很多年以前的一位得意门生,只不过这个学生在进入某大医院,经历了一些龌蹉事情后,就变得悄无声息。

    现在看来,这个学生的确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九州科技干的很不错。

    而李卫剑也后知后觉,为什么前两年自己找这个学生,却没有取得联系的原因了。

    九州科技钛坦星部门的这些上万亿投资项目成果,哪怕是说的共享,也不可能真的就白拿,极为严苛的保密工作肯定比自己的老部队还要严密。

    但是随着调研的深入,哪怕李卫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有觉悟,见过大风大浪的唯物主义战士,但还是在许多时候心有感慨。

    “九州科技为什么能对这些实验项目如此上心?上万亿投资的项目成果,不仅是共享资料,还可以共享研发人员。

    那些科学家、工程师团队,哪怕是专注在一个项目一个礼拜,都能创造出巨大的价值,但如此做的代价该多么巨大?

    而且九州科技半导体部门居然还会为了一颗实验用的小芯片,去特别定制芯片价格,还有系统架构、算法的配合。”

    夜深人静的时候,李卫剑闭上眼睛一一细数着自己最近的所见所闻,只觉得九州科技完全不像是一个追求盈利的民营企业,更多的是像自己曾经所医治过的那些伟大工程战士们所在的单位。

    那一位姓顾的年轻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掌握了普通发达郭嘉都没有的庞大资源。

    上万名研究生、工程师、科学家,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万亿的项目资源,全都在这个年轻人的管理下,被合理安排,统筹兼顾。

    这种人在军事领域,一般都是千百年难遇的帅才。

    李卫剑的感慨,让他甚至催生出一种,在任务结束之后针对顾青写一份单独调查报告的冲动。

    理所应当的是,除了他之外,此次官方组织的调研团队当中,很大一部分人都有这个想法。

    更有甚者已经想找原单位辞职,加入到九州科技公司。

    这种拥有海量资源的辅助,有求必应、人际交往简单的科研环境,很难不让人心动。

    人在专心致志的沉浸在某些事情当中的时候,就会忽略时光的流逝。

    十一月二十九号,恍然而至。

    这一天,李卫剑起了个大早,凌晨五点中的时候,就已经到实验室基地查阅医案和研究报告。

    只不过当他刚刚吃完两个馒头,换了实验服进入实验基地核心实验室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那位学生已经在工作台上忙碌起来

    看其身旁的助手工作状态,他们应该已经工作了有一段时间。

    李卫剑没有打扰对方工作,他站在隔离窗外,就像是学生一般,全神贯注的看着陈清海的一举一动。

    二十年前,他是老师,在讲台和病房,毫无保留的传授知识。

    二十年后,他是学生,在实验室外面,认认真真的学习探寻。

    这场早自习开的很早,但来的学生却一点不少。

    大夏菌方某总医院、燕京医科大学附属某院神经医学研究院、大夏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同济大学附属医院、复dan大学附属医院、西蜀大学华西医院等等医院、机构的专家们,就像是约好的一般,很早就来了这个实验基地。

    他们像往常一样,在观察室里观察着实验室能够对外展现的手术、实验。

    随后是药物医理的探究,生物神经信号传递的学习,神经转换器的工作原理。

    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像平常一样到了饭点就去食堂就餐,他们中午只是吃了一些压缩饼干,就继续不停歇的学习。

    哪怕他们下午学的是九州编译器的编程知识……

    但作为九州科技神经应用技术的基础知识之一,这群老大爷老大妈们,仍旧不愿意放过一丝一毫的学习机会。

    直到最后夕阳西斜,全程陪同他们的官方工作人员,才面无表情的通知这群老学生们,收拾行李,整理好资料,去另一个地方进行下个任务。

    其实不用官方工作人员说,李卫剑也知道接下来的任务并不好做。

    但是当他在拟腹稿的时候,每当他总结好一个知识点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感慨。

    自己曾经的这个学生,已经在专业道路上领先太多,如果根据他们的研发思路研究下来,未来人类或许真的可以做到意识不死则躯体永生的程度。

    而其他那些医学教授们,也有类似的感悟。

    所以在几天之后,一堆被无数人关注,但却注定只有极个别人能够看到的调研报告,呈上了某几位的案头。

    《关于九州科技脑科学研究院应用神经技术实验室最新科研成果的调研报告》

    这份报告的名字是最正常的,但却没有被放到最上面,因为写这份报告的人,资历不深,同时也并非专业人士,只是官方安插0进去的一个有这方知识和履历的高级工作人员。

    而最上面的文件袋里,装的是李卫剑的调查报告。

    一双手将其拿出来,放到了案头。

    沉稳的将其打开,翻开报告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文字,让这一位的手,下意识颤抖了几下。

    当然,这并不是帕金森病症发作,而是自身神经在下意识震惊的表现。

    《关于人类永生计划的可行性调查报告》

    这几个字,让这一位的呼吸都紧张了些许。

    ()

    .23xstxt.23xstxt.

http://www.linlida.net/37_37888/427581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net/。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