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 409 夜半温馨(一更)
    白羲和与小允子出了禅房,院子四四方方的,门也紧锁着,逼仄得像另一座囚笼。“出去走走。”白羲和说。“这……”小允子四下看了看,到底是知道自家主子心中苦闷,去拿了一盏灯笼,陪着白羲和出了院子。寺庙位于山顶,夜里山风肆意,吹得白羲和的三千青丝与衣袍翩飞。因是深夜,白羲和未着宫装,也未梳任何繁复的发髻,只简单挑了一指,用一根白玉簪子簪住。小允子是太监,没了男人的根,饶是如此,他仍觉得自家主子是真美,是画中仙、是山中魅、是跌落凡尘的神女。然而对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来说,美貌有时并非一件好事。白日里热闹不凡的寺庙,此刻空荡而寂寥。白羲和漫步在冗长的青石板小道上,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寺庙的后门口。她望着那扇紧闭的木门,久久不曾挪动步子。小允子忙劝道:“主子,咱们只能走到这儿了,可千万不能出去啊……外头全是禁卫军,让人发现了,可就……”“哀家知道。”白羲和怔怔地说。她转过身,走向空地上的石桌与石凳,随意寻了个位子坐下。小允子被山风吹得直打哆嗦,他看了眼衣衫单薄的白羲和,说道:“主子,风大,咱们坐会儿就回去吧,仔细着凉了。”“哀家还不想回去。”白羲和说。“那……阿嚏!”小允子背过身打了个喷嚏。他赶忙说道,“奴才给您拿件衣裳过来!”白羲和淡淡点头。她其实不冷。或者说,她感觉不到寒冷。这风,哪里有她的心冷?小允子留下灯笼,一路摸黑朝禅房走去。白羲和一袭白衣,孤零零地坐在夜色中,宛若被打入忘川河畔的仙女。而就在她身后,一道暗影悄无声息地靠近。暗影的手中抓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在夜色里反射出锐利的锋芒。“什么人!”伴随着一声厉喝,那道暗影瞬间藏起匕首,转身拐入身后的回廊,逃之夭夭地没入夜色。白羲和下意识地朝着声源处望去,就见一个身着银甲的魁梧男子大步流星地走来。夜色如墨。一直到对方走近她才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她眸光微微一颤。“白夫人?”苏承惊讶。她白日里盛装打扮,又一副生人勿进的气场,着实不似记忆中的模样,也不怪苏承没认出她来。不过眼下她卸去了太皇太后的宫装,又来不及将盛气凌人的气场摆上,苏承也就认出了她来。“白夫人,你怎么会在这里?”苏承纳闷地问。“我……”白羲和张了张嘴。苏承啊了一声,恍然悟道:“你也是来上香的吗?你是这间寺庙的香客?真巧啊。”白羲和垂下眸子:“是,今天寺庙来了好多人。”苏承道:“皇帝来上香,人当然多了。”苏老爹但凡有个官学文凭,都不至于不清楚皇族来上香会清场,根本不可能允许平民百姓在场。当然,若是别人,苏承还是会引起怀疑的。可偏偏是白羲和,对方是大胖闺女的病人,在他们家住过几次,不可能是坏人。苏承又道:“大晚上的,伱怎么一个人出来了?”白羲和正犹豫着如何作答,她的肚子咕咕叫了。苏承再次了然:“你是出来找吃的?这个时辰,没的吃了。”“是吗?”白羲和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一丝失望。苏承去摸自己兜。家里有孩子嘛,平日里他身上都会揣上几块糖,可他换了盔甲,荷包没带。想到什么,苏承眸子一亮:“白夫人,我知道一个地方有吃的,你跟我来!”他打开后门,望着坐在石凳上的白羲和:“走。”白羲和看着那扇为自己打开的门,眼底波光流动。她迎着风,走出那扇门,像是走出了困住自己的囚笼。苏承将她带去了后山的果林。“你想吃哪个?我给你摘!”白羲和望着头顶的硕果,抬手指了指:“那个,那个,还有那个。”苏承飞身而上,唰唰唰的摘了七八个果子下来。“那边还有。”他说。“嗯。”白羲和点头。二人继续摘,摘到苏承的怀里揣不下。他想用衣裳蹭蹭给她吃的,结果忘了自己穿的是冷冰冰的盔甲,一蹭,果子成果泥儿了……“咳咳,那边有条小溪。”二人来到溪边。白羲和坐在一块石头上。苏承将果子清洗干净递给她。他自己其实没这么讲究,可闺女有一次吃刚摘的果子闹了肚子,那之后,他给闺女的果子都会洗干净。“你等等。”“什么?”白羲和不明所以地看着苏承又一次去了溪边。等苏承回来时,手里多了两条杀好的鱼。他轻咳一声,悻悻地问道:“这里不是寺庙,应该不算破戒吧?”白羲和笑了笑:“不算。”苏承蹲下身来,麻溜儿地升了一个火堆,又用棍子将鱼儿串好,夹在火上炙烤。鱼儿的香气很快飘了出来。温暖的火光映在白羲和倾国倾城的脸上,她冰凉的身子感到了一丝久违的暖意。她啃了一口酸甜多汁的果子,轻声问道:“会不会耽误你值夜?”苏承刚刚说了他是来附近巡逻的。苏承道:“不会,我后半夜,还差半个多时辰呢!鱼烤好了,给!”他将鱼儿放在摘来的荷叶上,搁在白羲和身边的石头上。白羲和伸手就拿,苏承提醒道:“当心烫。”白羲和的手顿了顿,把荷叶往他的方向挪了挪:“你也吃,我吃不完。”这倒不是假话,她食量不大,什么东西吃两口就饱了。苏承倒也没与她客套,他抓鱼就是因为自己想吃啊。他把鱼肚子撕了下来,留给白羲和,自己抱着鱼背与鱼尾啃了起来。白羲和看着那一片呲呲冒油的烤鱼肚,捏起来轻轻尝了一口。说来也巧,苏承的厨艺九成九都是黑暗料理,却偏偏给白羲和做的两回,是为数不多不翻车的。苏承见她把鱼肚子吃完了,又拿过第二条烤鱼,把鱼肚子撕下来放在了荷叶上。随后苏承继续埋头吃鱼。苏承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体贴之举,在家里,鱼肚子就是几个孩子的,他一贯只吃鱼尾巴。白羲和小口小口地尝着鱼肚子,偷偷拿眼瞄他。吃得差不多了,他们也该回去了。苏承将篝火灭掉,对白羲和道:“白夫人,我送你回寺庙吧!”白羲和低声道:“我还不想回去。”苏承道:“这里山风很大,你再待下去会着凉的,另外,我也要去上值了。”白羲和轻声道:“你去吧,我一个人待会儿。”苏承道:“那不行,荒郊野岭的,你一个人很危险的!”白羲和低垂着眉眼:“我走不了。”苏承一愣:“为啥?”白羲和小声道:“腿麻了。”苏承:“……”……另一边,小允子拿了件披风去找白羲和,却发现白羲和不见了,他吓得魂飞魄散!他又不敢声张,只得先四下寻找,找着找着碰到了萧舜阳。小允子心惊肉跳,大晚上的,一个两个都不睡觉么?“你在做什么?”萧舜阳问。“奴才……奴才……”小允子眼神微闪,绞尽脑汁地想着该如何蒙混过去。然而萧舜阳是何等犀利之人,他一眼瞅见了小允子手里的女子披风,他沉声道:“太皇太后呢?”“呃……”小允子定了定神,正色道,“太皇太后在禅房歇息!”萧舜阳冷声道:“胡说!她若真在禅房,你又为何拿着她的披风出来?”小允子快哭了。萧舜阳道:“你不承认,我这就去禀报皇祖母!”小允子大惊失色:“别别别!二殿下!奴才给您跪下了!您别声张!太皇太后她……只是太闷了,夜里睡不着,出来透透气而已……”萧舜阳问道:“人呢?”小允子低下头:“不知道……”萧舜阳的脸色沉了沉。他瞥了眼虚掩着的后门,大步一迈走了出去。山上罡风凛冽,吹得萧舜阳几乎睁不开眼,他没有停下。终于,他在小溪旁瞥见了那道仙气飘飘的倩影。但令人意外的是,她正被一个男人背在背上。冒犯太皇太后者,杀无赦!萧舜阳拔出腰间长剑,杀气腾腾地朝着二人冲了过去。他一剑砍向对方的双腿。却忽然,对方转过了身来:“二殿下?”萧舜阳脸色一变:“郭桓?!”他及时收了剑,不明就里地看向对方,“你怎么会……”苏璃面不改色地说道:“我听说姑姑病了,晚饭都没吃,就偷偷上山来看她。她肚子饿,寺庙又没吃的,就带她出来摘点果子,抓了两条鱼。不过,好像等太久,姑姑睡着了。”萧舜阳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额角暴跳的青筋混着涔涔淌下的冷汗,看上去有些吓人。“你……”他目光落在白羲和熟睡的面庞上,看着她趴在另一个男人的背上,指节掐出了白色。苏璃感受到了萧舜阳的杀气。“他”是太皇太后的侄儿,也是萧舜阳的至交,就这样萧舜阳都想杀了自己。若被萧舜阳撞见的人是叔父,叔父还有命吗?幸亏来得及时!萧舜阳的杀气最终被理智压了下去:“你以后不要这样,你大了,该懂得分寸。”苏璃:“哦。”“给小允子吧。”萧舜阳说,“你毕竟是外男,让人瞧见了不妥。”小允子走过来,将太皇太后背回了禅房。苏璃装模作样地下山,确定萧舜阳看不见自己了,他脚步一转,闪到了一棵大树后。来个小肥章,求两张肥肥的月票(本章完),

http://www.linlida.net/57_57969/427581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inlida.net/。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lida.net/